政治?社運?民生?娛樂八掛? 是社會的紛爭也是廟堂的輝煌 每個人其實都身處在法律的大海裏,找尋不被淹沒的契機

先生長期酒後毆打老婆,殺夫案再度重演!

  高縣鳳山市章姓男子疑因酒後打老婆,被老婆與子女聯手壓制,老婆用繩索綑綁脖子與手腳,嘴巴則被其子以膠帶封住,但沒多久章男就死亡,涉案女子以太空包包裹先生遺體,煎熬兩天後,18日向警方自首;女子告訴員警,被打了好幾年都承受下來,一切都是為了3個孩子!不過死者胞兄陳先生痛批,弟弟停止呼吸後,弟媳與姪女竟沒立刻送醫、報警,還把弟弟遺體藏了兩天,前晚在警局半滴眼淚都沒有,簡直泯滅人性、非常冷血。


  由於死者有肝炎,家人又聲稱綁住死者時曾確認仍有呼吸,檢警相驗後決定擇期解剖複驗、釐清死因;涉案女子與一對子女偵訊後,全依過失致死罪嫌送辦,女子並聲請羈押


  女子向警方指出,先生長年酗酒,酒後動輒毆打她與子女,屢次向警所報案,卻不敢聲請保護令,因先生曾恐嚇若聲請保護令,會燒掉她娘家。員工間接證實,章某有酗酒習慣且酒後常出現暴力行為,不但妻小常被打,連員工都照打。


法律評析

  該案被害人妻兒酒後打老婆,遭妻子綑綁,及兒子將其嘴巴用膠帶封住,當初被害人妻兒雖然構成刑法第302條私行拘禁罪,但是卻是正面臨被害人施以傷害行為的現在不法侵害,為了保護子女及她本身的身體法益不用受到侵害,可以而私行拘禁被害人的身體法益,可以主張正當防衛。但若不幸致其於死,則構成刑法第276條第1項過失致死罪,可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,而法官可依防衛過當相關規定,減輕或免除其刑。
  

  但是若如前述依過失致死論處前,尚需釐清一個問題,被害人妻子用繩子纏住被害人脖子時,稍一不慎可能導致被害人被勒死,死者妻兒難道毫無預見到?若當時抱持的心態是「這種酒後會打人的人,死了也沒差」的那種心態(未必故意),則顯然非過失行為,應論以故意殺人,故意殺人的刑法爭點將由下論述。
  

  至於,如果被害人的妻兒是長期不堪被害人酒後毆打,而心生怨恨,而起意故意聯手殺害被害人。此時雖然妻子構成要件符合殺人罪,而兒子所犯構成要件符合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,但是係被害人長期酒後都會毆打他老婆,還威脅老婆敢聲請保護令就試試看,此時被害人客觀上先有不義之犯罪行為,令人無法容忍。此時被害人妻兒彼此之間的犯意聯絡,只成立刑法第273條義憤殺人罪的共同正犯,可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
  而案情若轉變成如死者胞兄所言,是死者長期遭妻兒毆打,若這次是妻兒將死者打死之情事。死者妻兒則各自成立普通殺人罪與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。


相關新聞‧文章
  • 昂貴的學費!背著老婆偷偷來,除了判離還須賠償
  • 客服福利優渥卻是賭博集團幫手
  • 大老二抽頭月賺20萬 警逮3人
  • 欠租遭使用強行手段,行為人觸法!
  • 春天後母面! 父親同居人長期虐待未成年姐弟
  • 律師小叮嚀:遇到法律問題不知如何解決嗎?
    歡迎直撥法律諮詢專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