毒品相關判決(四)

販毒集團實際賺取的利潤難以得知,但依相關證據仍得認定其營利之意圖。

丁○○販賣第一級毒品,販賣第一級毒品海洛因予甲○○部分處有期刑拾伍年貳月,扣案之ANYCALL、HUAWEI牌行動電話各壹支,均沒收;未扣案之販賣第一級毒品所得新臺幣伍佰收時,以其財產抵償之。

目前社會上販賣毒品海洛因、甲基安非他命之犯罪型態不一,有所謂「大盤」、「中盤」、「小盤」販賣者,甚或零星交易者。在有較多量毒品交易之情形下,經深入查證,如機會掌握得宜,或可查獲與販賣毒品有關之毒品、販賣工具(諸如電子秤、帳冊、分裝袋等物)或多數知情或購買者等證人之證詞,以作為法院判決認定之依據,然如向大盤、中盤或小盤調貨再販賣予施用毒品之人,從中賺取差價者,亦合於販賣毒品之構成要件,惟此種販毒者手中調得之毒品旋即轉手,且交易方法簡單,在性質上非必須使用任何販賣工具,是以未查獲毒品、或磅秤等工具,並非即得為被告無販賣毒品行為之推論;再核販賣毒品者尤科以重度刑責,販賣毒品既係違法行為,當非可公然為之,亦無公定價格,且容易分裝並增減份量,而每次買賣之價量,可能隨時依雙方關係深淺、資力、需求量及對行情之認知、來源是否充裕、品質是否較佳、查緝是否嚴謹、購買者被查獲時供述購買對象之可能風險之評估等情形,而異其標準,非可一概而論;而購買毒品者通常亦無法探知販毒者賺取利潤幾何,是販賣毒品之利得,除被告坦承犯行或價量俱臻明確外,委難察得實情,販賣之人從價差或量差中牟利之方式雖異,其意圖營利之販賣行為則同一。

本案雖無法得知被告販入海洛因、甲基安非他命之實際重量或價格,致無法查得被告販賣之確實利潤為何,然徵之海洛因、甲基安非他命量微價高,買賣之間,稍有些許差異,販賣之獲利即有可觀,販賣者自當對於可否獲取金錢利潤極為重視,苟非確實有利可圖,自無甘冒重刑之風險。又被告既自承為毒品交易時,尚有積欠證人乙○○、張力允債務,顯見其經濟狀況並非寬裕;而一般毒品之無償讓與或以原價轉讓,大多見於有深切交情之朋友間,其轉讓之場所亦大多在彼此日常聚會之處所,以被告與證人甲○○、江秀蘭、乙○○、張力允均為普通友且刻意分別約定至啟明學校內、江秀蘭住處巷口、丁○○居所、泰安村火車高架橋下旁土地公廟、火車高架橋下、「上美家具行」對面等處交付海洛因、甲基安非他命而論,尚難認係轉讓毒品之常態,亦難認定被告是以同一價格售出。綜據上述,證人甲○○、江秀蘭、乙○○、張力允雖無法探知被告實際賺取利潤為何,然由前揭證據觀之,被告確有營利之意圖堪已認定。